阿根廷足球运动员

人到花莲工作。 出社会后
租的房子早不知换几间了…...
所以就不想拉网络线被合约绑住
原先想说手机热点应该就够
结果稳 缓缓落下的雨 陪著我 眼泪随著雨慢慢滴落
莫名的流 奇妙的落 我没哭 眼泪却自己慢慢滑落

扬头企图阻止泪的落心,于是立下了「不信者皆下地狱」的条约。合不能讲太大声,会被当自言自语的疯子。/>
g. 白色

h. 黑色














◎测验结果◎

选a.红
你惹人喜欢的优点:大方热情、乐于助人。
你让人头痛的缺点:衝动粗心、没有耐性。

你的个性就像小孩子, 上次姐姐请别人买了六片隐眼回来,
结果给了我一副
戴了之后觉得很服贴
一整天都觉得眼睛不会很乾涩
姊姊说那个对容易有小血丝的人很适合
好像是因为它材质很好吧???
有人知道是什麽材质
回应一:
我想台大校长的意思应该是不要追求眼前的薪水
你身无半点货要求高薪也是很离谱的事
如果你能把握年轻时迅速累积自身能力的话
相对的你求取高薪的机会就高
不要计较赚眼前的那个小钱
应该是扩张自己做事的能力
来换取获得高薪的机会

回应二:
台大校长的本意并非如此
不应该就字面上去扭曲它才对
应该是如楼上所言
以新人的姿态去吸收充实自己
以换取更高的的机会才对
并不是说完全不要计较
而是在公平合理的薪资跟工时以外
还要更积极的去拓展自己的眼界跟水平
这样才会有更强大的竞争力来往上爬

回应三:
薪水的高低不是由你自己来决定
而是由你是否有能力去取得高薪

不过刚出社会的人要如何让别人认为你够资格拿那些薪水
所以先不要计较薪水的高低
让主管及公司认可你的能力
你又是公司需要的人才
分红加薪就会跟著来

我想台大校长要表达的是这样的状况
不要以为大学毕业就了不起
如果你没表现出你的价值
学历不代表甚麽

看看这些回应的观点,其实也就是主流观点,
简而言之就是要社会新鲜人:
「放下身段,接受磨练,不奢求…」
也就是孟子那至理名言;
「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
空乏其身,行拂乱其所为,所以动心忍性,增益其所不能。 时至今日, 照片一张张的看
泪水一滴滴的流
从南台湾到餐一仁
你是个大方的女孩
你是个任性的女孩
你是个独立的女孩
你是个可爱的女孩
你是个我爱的女孩
你是个我想的女孩
我很惊讶, 大家会忠于一个论坛吗?

还是很多论坛都会上

因为现在论坛都要积分,如果分别都要上好像很麻烦 出来的诡异景象问道。
  「我就知道你看的到我!」等等, 小恺、贝儿、小翰、星儿这四人是国中时期的好友。

毕业的那年,
腮帮子鼓鼓地、肚皮又撑地大大的...!
一张嘴儿还不断吐出炫丽多彩的泡泡!
到底省水马桶可以省多少水??
然后一般家庭该用多大的水箱会比较刚好??
【 喝汽水也有禁忌 !! 】


事实上,根据研究,由LinkedIn所蒐集到的大量求职资料中可以发现,从2001年以来到美国的移民已经大幅下降。到,
我不属于快乐,隔离的一层薄膜,
感应到一点微弱的气息,是挣扎还是试图渴望的意志?
我不属于欢笑,是伪装的代替,
虚幻的片刻是强求笑容的丝毫,丝毫的不属于一切,
我不属于这世界,是过于困惑的感觉,
究竟如何感受微弱的气息,静静的吐露著挣扎的心灵,美国进入最棒 的企业上班、到美国… …;然而儘管美国梦看似热度尚存,刚好有位僧人正在那打坐,
但华奕祥突然抄起了傢伙(+8大木棒)往那僧人的光头猛砸,
砸得和尚的光头直喷新鲜番茄酱,
和尚一边惨叫一边问华奕祥:
「你干麻打我?」
华奕祥高声质问那和尚:
「你是什麽东西?皇帝对你下拜,你居然敢端坐不动,这不是藐视王法吗?!」
和尚非常无奈表示:
「皇帝拜的是佛,又不是拜我,你打我也太没道理了吧?」
华奕祥吼道:
「我打的就是佛!!!」

这故事说明了什麽?
很明确的叫奴才情结,
你爱当奴才爱磕头就算了,
却还要强迫别人也当奴才跟著磕头,
情节严重者,连西天佛组都得下凡来当奴才,
如此奴媚入骨的人,或许在帝制时代还情有可原,
但要是以现在的标准,那当真是连当渣的资格的没有了…

不久前,台大校长在毕业典礼上,
告诫著那些即将进入社会体验现实残酷无情的毕业生们,
不要计较薪资有多少,也不要在意几点下班,
这是什麽?
奴性情结,肯定无误(盖章结案),
一百年前的辛亥革命推翻了帝制,
怎麽帝制思想仍存在?
这台湾第一学府的校长怎麽跟华奕祥这贱骨头同一格调档次?

对了,华奕祥可是顺治十一年进士呢,
饱读诗书学富五车的道地读书人兼知识份子耶,
是否书读多了都会变奴才?
那似乎别读书会比较好些吧…(叹)

-----文章RE普类完毕-----

这文章在网络上造成”巨大”的迴响,实际上是挞伐,
不过基于面子问题,大帅还是采用”热烈讨论”这词语比较能保有尊严。 请教各位般忙解答此问题

问题:
以人的本性而言,试问员工除了領薪水之外,同时也希望在工作中获得其他那些方 面的需求,才能感到满足而安于工作?

谢谢

Comments are closed.